阿塔兰忒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阿塔兰忒是Fate系列小说《Fate/Apocrypha》以及手游Fate/Grand Order》中登场的从者,职阶为Archer,由早见沙织配音。

其原型是希腊神话中登场的有名女猎人,因为在退治卡吕冬的野猪时第一个将箭射中而驰名。

「赤」方的从者之一。穿着美丽翠绿色衣裳的猎人。像是兽耳和尾巴的某物是魅力所在。

真名是阿塔兰忒。希腊神话以骏足闻名的女猎人。本篇中也曾说明过她有着出身王室却遭父亲遗弃在山上的悲惨过去。受到母熊养育、并被进入山中的猎人收养的她,靠着与生俱来的才能迅速提升了自己的实力。

第二是击退卡吕冬的魔猪。第三是婚姻骚动。无论哪一个都没有圆满的结束,特别是第三项造成了她对男性极度的不信任。

毕竟对当时的希腊战士而言,战斗=献给神的供品=蹂躏。对于就连狩猎也表现出必要以上粗暴举止的他们,阿塔兰忒没有一个看得上眼。不过也有唯 一在意的男性,就是以稳重态度接触她的佩琉斯。

她拘泥孩童的性格和自己的出身有关。也许是因为幼年期就抱着如此强烈的绝望感吧。如果能实现让所有孩子都得救的世界,或许就连自己的性命也能笑着舍去。

协助天草四郎时贞是因为他的愿望和自己的有所关连。在无法确定圣杯会否实现自己愿望的情况下,他那清楚告知了救济手段的话语(对阿塔兰忒而言)就等同福音也说不定。

虽然有两个宝具,但因其中一个无法在正常的圣杯战争使用,所以实质上只有对军宝具『诉状箭书』才会被看成她的宝具。

兽耳和尾巴是传说中某种诅咒的象征或是后遗症之类的东西……但本人似乎还满喜欢的。

因为是山中长大,眼神如同动物一般锐利,头发也没有保养而是自然生长,看起来丝毫没有贵妇的华美。但说话方式非常古风,性格率直,有着奇异的魅力。五感敏锐、察觉敌人的能力优秀。

对自我中心而且生死观与野兽同等的她来说,通过抢夺得到生存食粮是理之当然,过度的荣耀连狗都不吃。在战场上经常会自己狩猎野味回去吃。

但对于那些得不到眷顾的孩子,她会尽可能地帮助,因为她从小就被父母抛弃,受到他人关照才得以存活,她希望能把这份恩情回报给孩子们。她希望圣杯实现的是“一个所有孩子都在爱的包围下成长的世界”。

希腊神话登场的著名女猎人。因在狩猎卡吕冬野猪的过程中最先射中野猪而扬名。此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hlianling.com/,意甲亚特兰大她也是希腊豪杰云集的阿尔戈众英雄中的一员。

阿塔兰忒生于自然的乐园阿卡迪亚,是阿卡迪亚的公主。但是她却没能得到想要儿子的父亲的疼爱,反而被遗弃在了森林中。

阿尔忒弥斯见此于心不忍,就用母熊的乳汁把她哺育成人。因为这份恩情,她成为了阿耳忒弥斯的热烈信徒。

赛跑中未尝败绩的阿塔兰忒,却最终因男方借助了女神的力量,而输给了对方的奸计,半是强迫地被对方娶走了。虽未被明确证实,不过后来似乎也有受到惩罚变成狮子的传说。

她所拥有的爱弓·天穹之弓(Tauropolos)领受过女神阿尔忒弥斯的祝福。借向阿尔忒弥斯和她的弟弟阿波罗献上的祈祷,能以此发动强力的对军宝具“诉状箭书”。

本作中(Fate/Grand Order),由于与愿望中“能拯救所有的孩子”的部分紧密相连,因此会十分积极地成为助力。你也可以偶尔试着用苹果派博取她的好感。

在荒野长大的阿塔兰忒,成了一名凶猛的猎人,而且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她向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发誓要做永远的处女。长大后登上阿尔戈号,与众英雄一起参加卡吕冬的野猪狩猎,并立下最大的功绩。

在卡吕冬野猪被杀死后,阿塔兰塔被她的父亲重新发现。父亲希望她结婚,向女神发过誓要保持纯洁的阿塔兰塔并没有这个想法,于是同意和在一场赛跑中跑赢她的求婚者结婚,输了就得被杀死。斯库尼俄斯国王同意了,许多年轻人都因会禁不了诱惑死亡,直到墨拉尼昂(或希波墨尼斯)出现。

墨拉尼昂向爱神阿佛洛狄忒求助,她便给他三颗金苹果让墨拉尼昂丢,当阿塔兰忒把他们捡起来时,就会减缓速度。那些苹果都是不可抗拒的,所以每当阿塔兰塔超过莫拉尼昂,他就把一颗滚到她的前面,让她追着跑,墨拉尼昂就这样赢了这场赛跑。

两人于是结婚。他们的儿子是帕耳忒诺派俄斯,即国王俄狄甫斯死后攻打底比斯的七将之一。

但因为墨拉尼昂借助女神的帮助,却没有向女神献上谢礼,爱之女神感到被他愚弄了,发誓向两人报复!爱神用魔法引诱墨拉尼昂,让他性欲大涨。墨拉尼昂因而失去理智,拉着阿塔兰忒在当地的神庙里云雨;而这座神庙里的主人——当地的大地女神,正因自己愤怒杀死自己最爱的男祭司而难过流泪,她看到了两人在自己面前云雨,伤心变成了愤怒,她诅咒两人变成不能交配的狮子(希腊人认为狮子之间不能交配,只能找老虎交配繁育后代。而且雌狮与老虎交配时,雄狮会知晓雌狮的不忠并处罚雌狮。),为自己拉车受罚(希腊神话派系众多,很多时候一个英雄的结局有很多)。

Fate设定里也是曾与阿喀琉斯的父亲比试过,漂亮地摔角赢了对手。这件事成为阿喀琉斯父亲难忘的回忆,并告诉了儿子,此后Fate里的阿喀琉斯对阿塔兰塔有了特别的好感。

在被召唤前,Master就已经成了四郎·言峰的傀儡。被召唤后,四郎·言峰以「中介人」的名义指挥她。但她感觉到四郎·言峰与赤方Assassin身上的阴谋味道,心里很讨厌他们。

试图说服暴走的赤方Berserker,但完全无效。之后在与迎击的黑方战斗时被黑方Archer击退。似乎在撤退时顺手猎了些动物做成烤串来吃.

赤方大举进攻时参战,因为转换阵营的赤方Berserker的攻击落入下风。Ruler接近后与其一同对抗赤方Berserker,之后被四郎·言峰调回使Ruler单独对抗赤Berserker。

在空中庭园一战,因Ruler的命令,与黑方一起讨伐变为吸血鬼的黑方Lancer,其后在面对黑方Assassin时被其死前的幻觉雾给缠上。

身为弃婴的她原本就对于孩童之事有着异常的执着,所受的影响特别大。因此对于Ruler执意要将他们超渡的举动十分不满,认为Ruler根本不是圣女。被怨灵缠身的她更是彻底失控打算一定要消灭Ruler。

最终战中,与Ruler的战斗中使用野猪皮「神罚的野猪」(Agrius Metamorphosis)变得凶残。结果赤方Rider与她同归于尽以后消失,得到些许救赎。

在第一章《邪龙百年战争》中,被贞德[Alter]作为狂化的英灵召唤出来,阻挡主角一行人,被击败后恢复了些许理智,随即阵亡。

在第三章《封锁终局四海》中,作为阿尔戈号船员被召唤。但是她讨厌伊阿宋,而且自己又是弓兵有单独行动,于是背叛伊阿宋协助大卫逃亡,与大卫一同阻止美狄亚〔Lily〕与伊阿宋妄图利用“约柜(Ark)”与尤瑞艾莉毁灭世界的行为。见到了自己所信仰的女神阿尔忒弥斯之后,发现对方是恋爱脑而惊讶又颓废到失神不已了好一会儿。

在羁绊关1中,为了寻找自己不小心遗失在海岛上的自制阿尔忒弥斯人偶而请求主人公一同前去寻找。主人公发现人偶像上缺少俄里翁而疑惑,她表示自己讨厌俄里翁那种不检点、沉迷美色并毫不反省的人,简直和烂人伊阿宋是一个等级。结果被阿尔忒弥斯逮到,生气的阿尔忒弥斯(“就算你说的都没错也一样要反对!”)表示要和她战一场,输了就要收回所有的恩宠。

最后临走之前还问主人公可不可以带一点奇美拉的肉,被否决了还不死心地问可不可以带点野猪皮回去,当然也被拒绝了。

在羁绊关2中,经历过FA的她终于想开,认为超渡开膛手杰克才是真正为了她们着想,为此邀请主人公陪同一起去伦敦超渡了杰克的残骸们。向主人公坦白了自己的愿望是得到一个孩子们不受到欺辱、能够幸福生活的世界。她感谢不嘲笑自己愿望的主人公,虽然深知这个愿望想要实现是非常困难的,但仍决定为了愿望的达成而坚定的走下去。

拥有众英灵中顶尖的移动速度,在《FA》登场英灵中仅次于阿喀琉斯和吸血鬼化的弗拉德三世。弓技精 湛。远程狙击威猛,即使是近身战也能用弓箭应对。

手持的弓——天穹之弓是月女神阿尔忒弥斯赐与的武器,可透过魔力控制箭矢的轨道。拉弓至全满后箭矢会提升为A级。若再附加魔力,破坏力可说等同飞弹,连防御力顽强的迦尔纳都无法忽视。向阿尔忒弥斯以及其兄长太阳神阿波罗祈祷后,可以发动强B级的对军宝具【诉状箭书】,可以设定的攻击范围。

使用“神罚的野猪”后,阿塔兰忒将变化为魔人,获得A等级的“狂化”和“变化”。除幸运外全属性上升,同时可以用魔力幻化成翅膀获得飞行的能力。

神弓将与魔兽的魔力融合成为“暗天之弓”,两种魔力编制而成的魔矢堪比宝具级攻击,甚至可以连发。即使特化防御的TOP级从者贞德面对这种攻击也束手无策。

在手游《Fate/Grand Order》中,是拥有全队范围优秀绿卡性能提升的辅助和暴击星产出能力较强的弓兵。其宝具为群体10hits绿卡攻击,加上星星获得的副效果,能够创造大量星星,保证下回合队伍的暴击输出,常规2绿卡3hit打星能力也较为出色。但是宝具的高Hit数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NP获取率被限制,阿塔的NP获取效率远远低于同样配卡的其他从者。

将一工程(Single Action)的魔术行使无效化。驱除魔力的护身符(Amulet)程度的对魔力。

没有Master也能行动。不过使用宝具等需要庞大魔力的场合必须有Master的支援。

经历了羁绊副本的强化之后能力增幅了近乎一倍,产星力和团体辅助力也大幅上升。

让敌人取得先手,然后自己能在确认敌人的行动后再抢先行动。纵然是在赛跑,她都一定会让对手先跑。

在Fate/GO中表现为赋予自身回避状态(1回合)& 自身的NP获取量提升(满级50% 3回合)

「看吧,此乃命运之果实。此宝物只要轻轻一投,足以烧光那极尽繁华的特洛伊。尽情靠前观看吧」

以守护神阿耳忒弥斯所赐予的「天穹之弓」(Tauropolos),射出祈求太阳神阿波罗与月女神阿尔忒弥斯加护的箭书。破坏之神回应这个请求,以给与敌方灾厄的形式授予Archer加护,天上降落豪雨一般的光箭,进行广泛围全体攻击。

箭书会随机由阿耳忒弥斯和阿波罗的其中一方收到。由阿耳忒弥斯收到的话,在场的所有女性会变成目标,由阿波罗收到的话便是男性被瞄准。这件宝具与多产女性尼俄柏嘲笑阿波罗与阿耳忒弥斯之母勒托「孩子数目少」,所以两人将尼俄柏的孩子一个不剩地射杀的故事有关。

Phoibos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另一名字,意即「光」。小说版取消了针对男性或女性的设定,改成指定区域内的无差别扫射。区域大小可以调整,区域越压缩光箭越集中降下,杀伤力随之提升。

Phoibos Catastrophe,「红」Archer阿塔兰忒的对军宝具。因为另一个宝具是几乎无法使用的狂化宝具,所以要妥善运用阿塔兰忒的话,必须要以这个宝具作为主轴来战斗。

对阿波罗、阿耳忒弥斯两位神献出祈祷,从天空射出无数的箭矢。顺带一提,「Complete Material」的版本只能攻击男性或女性的其中一方,因为太难用所以才变成现 在这样。

能够像第二集时攻击「红」Berserker那样以狭窄的范围射出,是挺方便的宝具。虽然每只箭的攻击力都很小,但因大量的箭矢会一起袭来,对低耐久高敏捷型的从者会非常强势。这不是阿塔兰忒自己吗?

据说是被阿塔兰忒射杀的卡吕冬魔兽,借将其外皮包裹身躯而获得魔兽之力的诅咒宝具。

卡吕冬野猪的毛皮和头部,由杀死野猪的英雄墨勒阿格罗斯赠与。乍看之下像猪,但那只是偶然以猪作为依附生物罢了。

披在身上时封印天穹之弓,幸运外的全能力上升,并得到A级「狂化」和「变化」,给予敌人伤害能够恢复自己等量的生命力。但精神会被野猪控制,无法认知Master。由于已不再是Servant,也无法被观测情报。

此状态下的弓名字改为「闇天之弓」(Tauropolos),以魔力生成的箭不但可以迅速连发还全都具备宝具级威力。

作为阿耳忒弥斯的神罚而被派遣的野猪,拥有如山一般巨大的身体而且凶狠残暴,可以将城邦卡吕冬的收成完全吞尽。通过这个宝具得到的力量,等同于那只召集了希腊全国的勇士,却依然死伤不少的卡吕冬野猪。

Agrius Metamorphosis。处女神阿耳忒弥斯派遣到地上的魔兽-卡吕冬的皮。乍看之下像猪,但那只是偶然以猪作为依附生物罢了。依照本篇的描述,如果有人披上这张皮,变化后就会是魔人而非魔兽。

装备后可获得相当于A级的狂化,以及对应环境借此附加某些特质的A级变化技能。代价是理性消失,根据情况可能连自己的御主都不认得。这种宝具几乎等同于自爆,在亚种圣杯战争中从未有过使用纪录。

卡吕冬野猪狩猎的战利品,猪的毛皮(带头部)。解放魔力后能够进行直线的长距离高速奔驰。移动时,奔驰路线上的角色会陷入混乱,开始自相残杀。这只猪是卡吕冬国王忘记给阿耳忒弥斯献上收获祭的供品,女神为此愤怒而放下来的。爱着阿塔兰忒的卡吕冬英雄墨勒阿格罗斯,虽然想将杀死野猪的功劳让给她却遭到拒绝,让国家围绕这份功绩产生了不和。

只有最初的一击任意指定目标,随后的攻击会集中在一个目标上。虽然基本上无法改变目标,但是如果目标在攻击途中死亡的话,剩下的攻击次数会随机分配给在场的其他目标。

大熊座本来是服侍阿耳忒弥斯的宁芙之一,名叫卡利斯托;但是她打破了保持纯洁的誓言,遭到神罚而被变成了熊,然后被升为星座。细想一下其实阿耳忒弥斯是个与熊关系深厚的女神。

.Fate/complete material IV Extra material.